差生足协_中国足协

快到年底了,到盘KPI的时候了。足协KPI完成得如何?最直接的就是看成绩,看业绩。中国足协曾在2017年发布《中国足球协会2020行动计划》(简称《2020行动计划》),里面设置了一些到2020年足协要完成的目标,其中国字号目标全没完成,六大皆空。

2019年亚洲杯,国足顶着“平均年龄最大”的称号出征卡塔尔,在同样高龄的里皮率领下,小组赛顺利出线决赛与伊朗相遇,三位后卫接连送温暖,国足以最耻辱的方式出局。比赛结束后,里皮的第一次国足之旅就结束了。几个月后,里指导老骥伏枥不服输,二进宫接手国足,直到去年年底“愤而辞职”。

亚洲杯打进了8强,但U23亚洲杯却停在了小组赛。U23国足首场比赛3-0击败阿曼,迎来开门红,这场胜利是国足U23亚洲杯历史首胜,2014、2016两届比赛都是三连败小组垫底。不过开门红之后,U23国足迎来两连败,还是小组出局了。

国奥打不进奥运已经不算是新闻,自2008年以东道主身份直通奥运以来,国奥就再也没体验过奥运会。国足的奥运进球长久定格在了1粒,打进这粒进球的是董方卓,北京奥运小组赛面对新西兰,回头望月成了绝唱。

和国奥一样,国青打不进世青赛也不算是新闻,甚至国青参加世青赛的历史还更久远一些,上次是2005年荷兰世青赛,当时的班底是陈涛、冯潇霆等“超白金一代”。2018年,国青在亚青赛小组赛两连败出局。而到2019年,国青连亚青赛正赛都进不去了,直接在预选赛出局,时隔26年无缘亚青赛正赛。

国青在亚青赛正赛败北,国少则在亚少赛预赛败北,并败在了数学题上。预选赛中,国少击败缅甸、菲律宾,输给韩国排名小组第二。根据赛制,成绩最好的6个小组第二能够晋级,但国少没有足够的净胜球,只能出局。2004年世预赛,国足就曾因为少算净胜球出局。看来下次赛前要先请数学老师算一算。

全年无赛,全年不败,国足的排名很稳定。但其他球队的排名已经追上来了,卡塔尔冲到亚洲第5,越南从2017年的世界第130位逐渐上升,目前来到第93位。留给国足的球队已经越来越少了。

国字号六大皆空只是一个结果,这个结果并不令人意外。而足协的其他KPI完成如何?《2020行动计划》中曾提到过足球人口问题,尤其对青少年足球人口设定了目标。“到2020年,青少年足球注册人口达100万,其中女足10万。”

这四年青少年足球注册人口有没有达到100万?目前还没有一个官方的说法,只能从一些零散的信息中去推测。2017年底,中国足协青少年委员会曾提出,2018年全国青少年足球注册人口要有30万。2019年5月,北京市足协召开会员大会,也设定了青少年足球注册人口的目标,力争到2020年达到2万。2018年1月,江苏足协曾发布《江苏省足球运动协会2020行动计划》,里面也有目标,青少年足球注册人口到2020年超过20万,全省经常参与足球活动的人数要力争超过500万。

从中国足协到地方足协,都有关于2020年之前青少年足球注册人口的目标,并且一个比一个远大,但当时间线年底,这些目标的完成情况究竟如何,却变得很难得知了。

不仅青少年足球注册人口数字不明,而且数字背后似乎也存在一些想象空间。2019年年初,有网友曝出,江苏省教育厅要求某学校60%的学生完成足球运动员注册。这条新闻后来被江苏省教育厅辟谣,表示对注册人员数量等并无要求。但根据江苏省教育厅2015年印发的《江苏省青少年校园足球振兴行动计划纲要(2015—2020年)》,里面明确写到,江苏到2020年要有1万名注册校园足球运动员。

青少年足球注册人口是个不明所以的问题,但由教育部主导的“校园足球特色学校”却推行地异常迅速。2017年12月,新华社发文称,我国已经建成2万所校园足球特色学校,提前3年完成“2020年前建成2万所”的目标。但公开数据显示,教育部仅在2017年就认定了6837所小学为“校园足球特色学校”,约占总目标三分之一。“校园足球特色学校”的当下目标是2025年之前建成5万所。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今年10月接受采访时透露,目前已经建成4万多所,5万所的目标“应该在2021年,最迟在2022年”实现。

特色学校的牌子是一块块地挂起来了,但青少年足球运动员们却还是只闻其声,不见其人,这也使得足协的校园足球KPI有些云里雾里。

虽然青少年足球的KPI完成度不甚清晰,但中国足协的另一个KPI,联赛建设的完成度却十分清楚。《2020行动计划》中写道,“在完善职业联赛方面,行动计划安排形成中超、中甲、中乙参赛球队数量递增的联赛结构,即中超16支、中甲18支、中乙32支。”

目前来看,完善联赛的目标只完成了三分之二,中超中甲顺利达标。中乙在2017赛季时有24支球队,曾在2019赛季达到过32支的目标。但到2020赛季,中乙参赛规模大大缩减,从32支球队跳水到21支,其中包括正在中乙锻练的国青队。

足协完不成中乙KPI和职业球队的集体死亡有关系。2020赛季开始前,中国足坛曾迎来一波退出潮,有16家俱乐部正式退出职业联赛,其中既包括中超球队天津天海,也包括有数十年历史的老牌俱乐部辽足。退出的俱乐部大多资金出现了问题,据媒体报道,解散前的辽足已经欠税4亿多,欠薪近亿,还有巨额欠债,只能无奈退场。而大规模的退出带来的是大规模的替补,深圳佳兆业从中甲替补参加中超,多支中乙球队替补参加中甲,保持高级别联赛完整的同时,中国足球的底部也随之被戳得千疮百孔。

《2020行动计划》中还有一项非常紧迫的任务,就是要成立职业足球联盟,但时间来到2020年底,足协主席也从蔡主席到陈主席,职业联盟仍然岿然不动,悬而未决。

《2020行动计划》是中国足协2017年1月发布的一份短期目标,2017年是中国足球历史的上的一个节点,存在了22年的体育总局足球管理中心终于在当年年初注销,这被认为是中国足协与体育总局正式“脱钩”的标志,不过时任足协主席蔡振华后来又补充,足协和总局是“脱钩不脱离”。

2020年也是一个时间节点。足协的《2020行动计划》已经基本落空,但其只是发改委《中国足球中长期发展规划(2016-2050)》的一个短期目标,接下来还有到2030年的中期目标,和到2050年的远期目标。

目标很多,口号很响,印发的一份份文件也是被审视的一张张答卷。虽然足协的答题人发生了改变,但毫无疑问,中国足协交出了一份不及格的答卷。2020年答卷不及格清晰可辨,而未来的答卷是否及格,却只是依稀可辨了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Previous post 中国足协 丨关于公布“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暨足协全国青少年足球联赛男子初中年龄段U13、U15竞赛工作方案”的通知
Next post 国足真的有希望了!官方披露踢球的青少年人数球迷:不敢相信!